半窗疏影

赤渊:

我看着他睡觉的样子,他睡着时候的眉头是舒展开的,安安静静地呼吸,长长的手脚蜷起来。他的金发贴着耳侧,我摸上去能感受到它们的软,我想着他老了以后会怎么样,会不会还和现在一样爱说笑话,会蹲下身对小孩说你叫我哥哥我就给你去买,他会唱好听的歌,会说勾人的情话,会煮简单的菜,会把围裙摘下来扔在椅子上,说你可是我第一个伺候的人。我想着他老了一定也是个很迷人的老头,他的金发变白,他好看的脸上有了皱纹,他会开始看现在没有耐性看下去的书,会研究家里的烤箱怎么用,小孩在他的摇椅边上打转,说爷爷给我讲个故事,然后他就开始讲许多许多年来我们走过的山丘与险崖,讲我们拔出的石中剑,讲他伤口流着血、撑着身子但等到的最后胜利,小孩会问那和你一起的另一个人是谁,于是他说起了我,他会怎么说我?他会说我是个不懂事、不解风情又固执的坏蛋。而我现在确实要去当那个固执的坏蛋了,有人说我们要享受未来可能有的美好时光,而我现在能透过他合上的眼皮,看见他未来可能有的美好时光,他会和一个很温柔很美好的女孩结婚,会拥有可爱的同样有着金发的小孩,他会穿着围裙学着做菜,去伺候第二个第三个他生命中重要的人,他会和家人一起来为我扫墓,说这位是我曾经最好的同伴,我们彼此交付后背,他的孩子为我献上绽放的鸢尾花,而我在墓碑下的某个角落看着他,我只想看他,看他慢慢苍老的脸庞和不变的瞳孔。我真舍不得离开啊,这是我唯一不能和他说的一句真话,要是我告诉他了,我就舍不得走了,但我注定属于战斗,我也只能战斗,我会给他一个充满阳光的庭院,给他会有的一切安宁与平静,给他一个没有硝烟、可以尽情给害羞的女孩写情书的十几二十年。我摸着他的头发,他还没醒,睫毛微微颤抖着,像猫一样薄的眼皮触手温暖,东方既白,我要走了,我爱他,我用我的心,我的剑,我的粗糙留言,我的一切予他祝福,祝他做一个全世界最好的美梦。



评论

热度(370)

  1. 低糖檸檬茶赤渊 转载了此文字